Thursday, July 24, 2008

我的一九八四

這幾天,心情都是悶悶不樂,沒精打采。不知是月圓的緣故,還是原來男性每月也有幾天「悶悶地」的日子。

寫上一篇時,在 youtube 找了一些舊歌的片段,一看便欲罷不能。結果,連續幾天,幾乎由蔡琴到蔡楓華都看過了。看完了,心情卻是更加低落,名副其實是 pathological nostalgia 的病徵。

喜歡粵語流行曲,追本溯源,應是十歲到十三四歲時養成的(壞)習慣。從此以後,所有國語,英語,日語,韓語歌,再動聽,也像隔了一層紗似的,騷不着癢處。

我是有點怕在 blog 上貼歌的(雖然偶然也會這樣做)。因為,甲之熊掌,乙之砒霜,我覺得很感動的,你可能覺得很頭痛。不過,這幾首都是二十多年的老歌了,就算不喜歡,也來懷一懷舊吧。

───

《痴心的我》

我是譚詠麟的歌迷。現在想起,也覺得那時候的自己非常沒有品味。張國榮的這首《痴心的我》,我卻十分喜愛。

  明天\街燈裡再經過\回望\夜半街頭
  記否當天誰在痴痴等你\長夜問你可有想著我

Leslie 的聲音,是讓人聽那樣舒服,歌詞都彷彿從耳朵鑽到心坎裡,再慢慢溶掉了。

喜歡這首歌的另外一個原因,是因為一聽到,便會想起初出道的李麗珍。唉,人面全非,人面全非。


───


《此刻你在何處》

喜歡的譚詠麟的歌,十隻手指加十隻腳趾也數不完。《此刻你在何處》不是太流行,也不是很特出,但可能是被那電子音樂節奏吸引了,便一直印在腦海。

  迷惘目光在掃\尋覓遠處可見的道路
  默默地看著紅日逐漸消失\如今此刻你在何處

那一年,常常都在哼這首歌。一邊唱,會一邊感到 Alan 完全唱出了自己的心聲。

那一年,我好像是小六。


───


《幸運是我》

說起《幸運是我》,很多人會想到鄭秀文。我想到的,是葉德嫻和鄭則仕。

  雖說幸福是個諷刺\它使我能高飛
  它可帶予我一絲驚喜\可以實現我心志

聽到這首歌時,年紀仍然很少。我當然聽不懂歌詞中的豁逹,也不明白為甚麼幸運又會是個諷刺。但歌聲中對未來的憧憬,小小心靈卻有些似懂非懂的嚮往。

電視劇中,葉德嫻被幸運之神暮顧,當了二十年的紅星。所以,Sammi 是很適合唱這首歌的。她亦讓新的一輩能重新認識這首美麗的歌曲。


───


《只有情永在》

又是電視劇主題曲。《只有情永在》的曲和詞都很傳統,很老土,但又真的真的很好。

張學友和鄺美雲山歌般的對唱,是那樣的溫柔,聽得人心都軟掉。到今天,這仍是我最喜歡的合唱歌之一。(另一首,是張學友和梅艷芳的《相愛很難》。不過那是另一個故事了)

《賊公阿牛》是一齣怎樣的電視劇,我一點記憶也沒有。這首動聽的主題曲,卻是從此永垂不朽。


───


《夢伴》

《夢伴》的梅艷芳,只能以一個字來形容 :型。Anita 一個人一支咪的台風,真的很有型,很有型。

想起夢伴,腦中總是伴著一個很零碎的片段。

那個農曆新年,我生了病,但仍要和爸媽回大陸探親。整個假期,只得《壞女孩》這卡式帶陪着我睡睡醒醒。

一天晚上,在深圳冰冷蕭瑟的街道上,耳筒又傳來了「今天今天星閃閃\剩下我北風中漆黑中帶著淚\念當天當天跟他一起的每天」。

那一刻,在神秘的「異國」風情下,我覺得,自己已經完全領略了梅艷芳歌聲中的滄桑。

那一年,我好像是中一。


───


《假如》

這首歌,是我成長中的一個謎。

杜麗莎唱《假如》的時候,我只得十歲左右吧。杜麗莎不是張國榮梅艷芳,《假如》也不是大受歡迎的流行作品,我最多只在電視聽過數次。但不知何故,竟然一字不漏地一直把它收藏在心裡。二十多年來,每逢「大時大節」,也會拿出來哼一哼,感懷一番,可以說是成了個人的 sacred song。

  假如\不許我再跟你生活\世上\不必存著有我
  假如\天意讓我此生得不到你\不必需要有天意

究竟是甚麼事,令我記住了這歌?歌中那痛不欲生的不捨和堅持,小孩子又聽得懂幾多?我只能說,我真的一點也不了解,二十年前那個笨笨鈍鈍的男孩。

前些時看星光大道,見到一排女生被行刑似的,一邊聽《新不了情》一邊拭眼淚,心裡覺得有點可笑。重聽《假如》,才明白,那不過是五十步笑一百步而已。


───


說來說去,也不過是 1984 到 1986 的兩三年光陰,卻像有發掘不完的記憶似的,十分神奇。

感情是甚麼,十二三歲的小朋友,真是懂個屁。但浸淫在情情塔塔泛濫的音符裡,我們又自以為很明白,很受用。那是多麼的豐富想像力啊!

記得 Chicken Soup 系列中的一篇曾經說過,我們一生需要學的東西,全部都在幼稚園中能學得到。

我想,感情的基本功課,我們也是早在初中前便學會了。往後的日子,不過是在反覆練習,考試,放榜,再練習罷了。

8 comments:

  1. 真的好感性播。

    ;)

    ReplyDelete
  2. 雖然不是每篇都逐字推敲,但覺這「感性」(你寫的故事有時候更感性)似乎在買衣服那篇有點線索……

    特喜歡《幸運是我》《夢伴》《假如》。《幸》的想法跟你一樣,到初中才明白為什麼「幸運是個小諷刺」。當年杜麗莎頻上電視,《假》曝光率挺高,為它感性的旋律吸引。

    《夢伴》…… 1986 年初,我小五,同學之間常傳唱。到現在經過中環都爹利街,會想起幾個或正經或搞笑的 MV,就包括《夢件》。

    ReplyDelete
  3. 雲:哎呀,唔好笑我啦!

    wordy:你竟然記得杜麗莎頻上電視,我已經完全想不起來了。在夏韶聲翻唱之前,好像不多聽見過電台電視播《假如》這首歌。

    ReplyDelete
  4. 版主是男生?怎么看几篇文章好像mm的心思

    ReplyDelete
  5. atlas:”mm的心思”?真是個不大不小的打擊。

    不好意思,給了你一個美麗的誤會。在此鄭重澄清:我是男生。直的。

    ReplyDelete
  6. "版主是男生?怎么看几篇文章好像mm的心思"

    LOL. I have to admit I too thought Orangutan was a Ms. rather than a Mr. at first... It's just rare to find such sensitive writing coming from a guy these days (I thought nearly all sensitive male writers are dead by now). But what the heck is "mm"????

    Getting back on topic, I loved 夢伴 too, 1986 meant that I was in third grade at the time, and I also remember singing this song with my friends on the school bus (we loved the fact that you have to remember all these words in the lyrics and sing them really really fast).

    I also remember 假如 too, 杜麗莎's voice was so awesome. Thanks for posting the Youtube videos, it saved us from looking these up :)

    ReplyDelete
  7. snowdrops: sigh. You all are really forcing me into a dire identify crisis!

    "mm" means "妹妹" or "美眉". Time to learn some Mandarin lexicon.

    I wasn't into the world of Canto-pop at all when in 3rd grade. BTW,I think 夢伴 is just a mild uptempo. I used to memorize George Lam's 十分十二吋 in its entirety. It's crazy.

    ReplyDelete
  8. ""mm" means "妹妹" or "美眉". Time to learn some Mandarin lexicon."

    Thanks for your clarification :) Perhaps I should start quizzing my Taiwanese friend to teach me some Mandarin slangs.

    Yes 夢伴 is a mid-tempo song, but what my friends and I used to do is trying to sing the first few lines of the lyrics really fast without tripping over the words. It's actually more difficult than you think!

    Sorry to have inadvertently forced you into an identity crisis! But am looking forward to reading your latest post in more details after work.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