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6, 2005

Japan 2005 - 問號


***
晚上九時半,地鐵站內一群一群剛下班或剛喝完酒的男人;西裝不再畢挺,拿著報紙,在城市迷宮中左穿右插地趕回家.

他們應該很疲累吧?他們有沒有想過離開這埸累人的球賽?

***
在我這外國人眼中,日本很多工作都需要員工忘記”尊嚴”,”樂趣”,”效率”這些概念:

百貨公司門前打扮得一絲不苟但不知她工作是甚麼的小姐...
無論有沒有人經過,都口中諗諗有辭機械式地微笑點頭的便當店嬸嬸...
停車埸必備的三數個為出入車輛開路的”交通指揮員”...

他們覺不覺得無聊,無奈,或者荒謬?抑或所有疑問早已被這制度的巨輪磨掉?

***
週未晚上,到處都是年輕人.

有的在幹著臨時工,不外是用紙巾傳單攔折路人,或喊破喉嚨叫人買鞋唱K;有些在電玩和彈珠機間自得其樂在遊戲中心內虛耗青春;更多的是打扮得漂漂亮亮,在街上漫無目的地看人和被看.

他們到底在想甚麼?在如此富裕的社會裡,心靈是不是很絕望枯燥?他們會不會埋怨三十年的泡沬繁榮過後,卻犧牲了一代人的理想?

1 comment:

  1. i thought your blog was cool and i think you may like this cool Website. now just Click Here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