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05, 2007

(舊)爛詩一首

  落葉時份 冰涼黃昏
  我是不是在睹物思人?
  思念 把過去化成地上片片淡紅的情感

  初秋深夜 似夢還真
  你會不會慨嘆時間跑得太快
  留不住半點令人感動的情懷?
  或許 你會了解
  我在每個季節轉換時的心態

  快下雪了 我還該不該等?
  鐘聲響時 等不等到使雪花溶在手心的微溫?

在家收拾雜物,翻出了十多年前寫的稿紙。這是十年前秋天的劣作,那時少年不識愁滋味,其實一點都不愁,也不是真的在掛念任何人。這個秋天,理應比十年前愁得多,卻再寫不出如此打油詩了。

2 comments:

  1. 秋天的心,當然要愁一愁,應一應節。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