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3, 2007

今天報紙的三段小新聞

明報是我每天必到的網站。不過平常看報,都是先看標題,再急速消化感興趣的內文。今天假日悠閒,難得仔細讀完全份網上版報紙,發現了很多有趣的內容。

(一)
李明博當選南韓總統,「這時代每人都應有CEO思維」,是今週最熱門的話題。CEO特首,香港曾經出現過;CEO總統,美國現在也有一位。做得好不好,見仁見智;我看主要還是看其人的能力,見識,和勇氣的。

說回明報。這是南方朔今天評論的節錄:

「對當代學術思潮有理解的,應當會驚訝的發現到,有關政治領袖的研究,它雖然曾是古典政治學的重要環節,但到了當代,這個問題早已由政治學和社會學裏抽出,而被企管學全面接收。而領袖學和領導學被企管學全面接收,這其實是個好現象,它意謂人們判斷領袖,不會陷溺在政治權威、政治制度、政治習慣、政黨競(鬥)爭、政治策略等模糊不清的陳腔濫調中,反而有了更寬廣而且更常識,也更符人性的標準。舉例而言,個人品德格調乃是當代領導學裏的重要課題,但在政治研究裏,有多少人會在碰觸這個被認為是老掉牙的問題?稍早前,美國著名的社會科學學報《南大西洋學術季刊》在「倫理政治學專號」上就已痛切指出,當代政治及社會學搞多元、差異、分化,而且日益的脫道德化,已使得學術走進了非現實的死胡同,因而該專號上遂特別指出,要讓學術恢復它被尊敬的地位,人文社會研究必須重回倫理學,要有一種新的「價值習慣實踐上的觀照」(Nomoscopy)。近年來台灣政治人物的人品日濫,奧步(指骯髒的手段)似乎已成了許多人都習慣性的見怪不怪的伎倆,這時候我們根本看不到人文社會研究者批判反省,反而是企業家張榮發出面來辦《道德》這個新雜誌。這個現象難道不會讓我們羞愧嗎?」

問題(不能不用廣東話):你睇唔睇得明?

(二)
平安夜晚,文千歲夫婦會在伯利恆以粵劇報佳音。最近一期的國家地理雜誌,剛報導了伯利恆的近況。自以色列建立那連綿數百里的城牆後,伯利恆被孤立,人民生活過得很苦。東西互動,中外交流,是值得表揚的好事,或許可以幫助伯利恆的旅遊業(雖然沒有太多人會計劃到約旦河西岸旅行)。

這是報佳音粵劇其中的一段:

「求上帝拯救眾子民,主耶穌顯聖下降臨,來自伯利恆,天之驕子降世後,福蔭蒼生、齊共聽旨訓」

「救世立呀耶穌,來到約旦河,祂見約翰在河中,移步上前,相問。主耶穌,說道我們應盡諸般的義,主便受洗,在河心。魔鬼試探耶穌,它對主說道,若拜我為尊,富貴榮華,有分。我主耶穌,對魔鬼言道,你應拜我天父,你的真神」

中西合璧的傳道方式,是不是有點怪?不知為何,我總覺得有些太平天國,拜上帝會的味道。

(三)
培正中學實行手機教學,中一學生「一人一機」。這是很正面的新聞。與其千方百計禁止學生帶手機上學,靈活變通應用科技,才是正確的做法。

「培正中學校長葉賜添指出,本港學校難以推行科技教學,除了因為中、小學缺乏推行電子化教學的資源及配套之外,學校還要面對手提電腦「大、貴、耗電過快」的三大問題。該校去年起已在中一級試行手機教學,至今仍碰上不少困難,不過他堅持︰「(在科技教學上)要行得比人快。」

「葉賜添表示,一直希望學生能「一人一機」,作為學習工具,但由於市面的手提電腦太貴、太重又太大,加上用兩小時就會沒電,不能整天使用,故一直找不到適合的手提電腦;校方想過使用PDA教學,卻發現易出現亂碼,又難保學生會否攜帶回校;最後,覺得可以從手提電話入手︰「學生一定會帶手提電話出街,因為他們要打電話給家人朋友。」他指現時仍有許多技術困難,例如相信教師要花一段長時間,才能把現時的紙張講義,轉化為網上教材。」

感想:十八年前的一個下午,我在學校的電腦室當值;負責出入簽到記錄,和禁止同學玩電腦遊戲。那時早已學會電腦課教的BASIC語言,學校的電腦又陳舊,心裡是有點驕傲和不屑,覺得留在電腦室是浪費時間。加上那天酷熱,當值的電腦室冷氣不足;我看只得幾個同學在做功課,便溜到另一個冷氣充足的電腦室和同學聊天。可惜世事難料,老師偏在那十數分鐘內突擊檢查。我偷懶完畢,準備回電腦室鎖門之際,見到老師扳起臉等我回來,即場人贓並獲。結果,被他召到教員室訓話,曉以十分鐘「做人要負責任」的大義。

我只是想說,葉sir是一位好老師。

5 comments:

  1. 公園仔:我都睇唔明,所以希望睇得明的人指點迷津。

    ReplyDelete
  2. 其實係諷刺人文社會研究者,因為反而企業家有道德價值的體現,但係人文社會研究者沒有顯露正確道德的實踐

    ReplyDelete
  3. wah d:謝謝你兩句便說出四百多字的重點! :D

    readandeat:在面對看似不能完全掌握的思想體系時,不要這麼輕易便放棄理解其中心價值的可能性。我們應該嘗試跳出局限著個人視野的模範(paradigm),盡量避免作出主觀的,不理性的,違背時代精神(zeitgeist)的判斷。羅素(Bertrand Russell
    )說過:「幻覺不是錯誤,而是事實;錯的只是我們因幻覺所作的判斷(A hallucination is a fact, not an error; what is erroneous is a judgment based upon it)」...

    哈哈,真的不容易啊!

    ReplyDelete